当前位置:主页 > 2018求平特一肖公式 >

军事过硬“夜袭阳明堡战斗模范连”永远的金字招牌

发布日期:2020-09-16 11:22   来源:未知   阅读:

  第73集团军某旅合成营战术演练中,“红四连”所在的装甲分队正在快速向战场机动。刘志勇 摄

  继2015年胜利日大阅兵之后,“夜袭阳明堡战斗模范连”这支英雄连队,又一次出现在全国人民的视线集团军某旅二营四连上士唐公建挺立在战车上,面容坚毅,目光灼灼。此刻,他手中“战斗模范连”的旌旗显得格外沉。后来,他不止一次这样说:“举旗的不是我一个人,而是整个连队。我们和先辈一起走过……”

  这支战功卓著的连队,与人民军队一同成长。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出发,走过长征千难万险,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他们在战斗烽火中扛起热血浸染的旗帜。

  83年前,夜袭阳明堡战斗中,这支创造出“步兵打飞机”神话的队伍,用敢打必胜的信念回答了“什么是‘战斗模范’”。今天,面对传统步兵向装甲步兵的转型跨越,他们踏出强军精武的时代足音。

  1998年夏季,一场洪水席卷了长江中下游地区。江西上饶,一位孕妇挺着肚子,在各山头之间转移。

  5年前的9月,报名参军的17岁青年曹俊鸿坐在电视机前,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观看了胜利日大阅兵。屏幕中,猎猎战旗引领着威武之师阔步向前。

  当“夜袭阳明堡战斗模范连”英模部队方队从广场前走过,曹俊鸿禁不住感叹:“真有气势!”

  这支满载荣誉的英雄连队,还有一个名字叫“红四连”。她诞生于1927年黄麻起义,和人民军队同龄。

  入伍前,曹俊鸿只在书本里和电视上看过“阳明堡”的相关介绍。来到“红四连”,他才知道,阳明堡是一代代连队官兵的精神地标。

  1937年10月,数架敌机连日在山西上空穿梭轰炸。八路军129师769团侦察获悉:阳明堡机场停放着日军飞机24架……

  19日晚,“红四连”担任突击队,秘密潜入机场。面对黑夜里的庞然大物,如何摧毁敌机成为关键所在。

  第一次见到飞机,也是第一次去摧毁飞机。尽管手中的装备落后,但当年那些年轻的官兵谁也没把困难放在眼里——他们想出了用集束手榴弹往飞机肚子里扔的办法。

  “轰!轰!”爆炸声过后,飞机燃起大火,滚滚浓烟弥漫了整个机场。守备的日军随即反应过来,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红四连”以30多人伤亡的代价,歼敌百余人,摧毁敌机24架。

  士勇不惧乏良器。这场以少胜多的“奇胜”背后,是一群人的赤胆忠心。彭德怀曾这样缅怀在夜袭阳明堡战斗中牺牲的英雄:“忠肝赤胆,与日月争光!”

  夜袭阳明堡战斗的成功,是八路军开赴抗日前线的又一次胜利。它大大削减了忻口会战来自空中的威胁,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极大鼓舞了全国抗战军民的热情和勇气。

  2019年,国庆70周年阅兵训练,擎旗手唐公建回想起第一次看到的那面老旧的战旗——“一块鲜艳的红布做成旗子,上面‘战斗模范连’5个字,是用颜色相近的布条,一块块缝上去的。”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再到和平建设时期,从内陆到海滨,这面承载着辉煌历史的战旗,和一代代“红四连”官兵共同走过不可磨灭的峥嵘岁月。

  什么是“战斗模范”?在每一位“红四连”官兵心里,答案指向历史深处的同一个地方——那是83年前的阳明堡机场,也是浴血奋战的每一个战场。

  以战斗胜利的地标命名,让“红四连”官兵倍感荣耀,也倍感沉重。那是一种使命之重,需要用汗水和鲜血才能称量。

  这一刻,耳边的风仿佛失去了声音,曹俊鸿只感受到速度和力量。远处的靶机开始飞快移动,短短几秒间,他冷静果断地扣动扳机。

  2020年5月,第73集团军组织创破纪录比武,下士曹俊鸿在移动靶速射课目中夺得集团军第一名。

  那一刻,曹俊鸿内心平静,“只想着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没给四连丢人”。

  画面里,毛主席双手持枪,将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举至胸前,闭起左眼,睁大右眼,向前瞄准。在他身旁,罗瑞卿、和杨勇将军笑逐颜开。

  枪的主人名叫宋世哲,是“红四连”第21任连长。他当时作为军区训练尖子代表,进京参加全军大比武汇报表演。

  40秒,40发子弹,命中150米距离外的40个钢板胸靶,其间4次更换弹夹!宋世哲出神入化的枪法受到首长们的高度赞扬,毛主席兴奋地说,“把神枪手的枪拿来看看”。

  我军历史上,1964年的军事大比武规模空前,引领了一个“训练尖子最光荣”的时代。当时,久经战火洗礼的人民军队,迎来相对和平的环境。我军告别了从“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传统练兵模式,开始向“从训练中学习战争”转变。一大批以宋世哲为代表的“神枪手”“神炮手”等训练尖子,成为当时的“明星”。

  第一次在连史馆看到那把56式半自动步枪时,曹俊鸿“感觉自己天生就对这个东西有一点喜爱,希望什么时候也能得到老连长的真传”。

  曹俊鸿在射击上的天赋,是第一次实弹打靶时显露出来的。那时,班长对着他们一群新兵说:“谁要是能打出优秀,我就破格请他去超市,零食饮料随便挑!”

  很快,曹俊鸿意识到,射击训练其实是一个比较枯燥乏味的过程,别人也很难监督,只有靠自己。

  曹俊鸿性格沉稳,持枪时“不着急,也不恐惧”,注意力全在准星和靶子之间。扣动扳机那一刻,他也丝毫不在意那震耳的枪响。

  “真正的神枪手,绝不仅仅靠天赋,更多的还是后天努力。”为了提高射击能力,他常常留在靶场反复琢磨。一天下来,火药味熏得他鼻子里都是黑的。

  刚下连时,列兵扎西麦浪的训练成绩不理想。在“红四连”这样的荣誉连队,他一度感到很迷茫。

  今年,得知副班长曹俊鸿夺得集团军射击比赛第一名,扎西麦浪心里有了触动。连队每名官兵床头都贴着一句格言。扎西麦浪在床头写下:向副班长学习。

  恩格斯曾说过,“枪自己是不会动的,需要有勇敢的心和强有力的手来使用它们。”

  从宋世哲到曹俊鸿,再到扎西麦浪,“战斗模范连”老连长的“神枪手”精神,在一代代官兵身上接续传承——他们是“神枪手”,更是手拿武器、护卫家国的人民子弟兵。

  大比武,为人民军队创造的宝贵财富难以估量。从20世纪60年代轰轰烈烈的大比武,到现在备战打仗的热潮,精武基因在“红四连”官兵身上一直延续。

  2015年8月,习主席签署命令,授予连队“强军精武红四连”荣誉称号。这是“红四连”新时代的使命荣光。

  在统帅的殷切嘱托和关心鼓励下,官兵们用每一天的刻苦训练和任务中的出色表现证明,军事过硬永远是“红四连”闪亮的金字招牌。

  步战车内,通过3个火柴盒一般大小的潜望镜进行观察,驾驶员高润邦有着自己的感受。看似狭小的视野里,炮弹划出的轨迹直冲目标,火力密集而猛烈。

  从摩托化步兵连转型为装甲步兵连,走在改革强军新征程上的“红四连”,战斗力正加速提升。

  “驾驶员必须紧盯视野中的目标。只许往前,不能后退,这和我们连队的感觉很像。”高润邦说。

  然而,“红四连”的官兵们都知道,从“铁脚板”到“履带轮”的转型之路充满挑战。连长陈鑫回顾道:“那是一段在痛苦中成长的日子。”

  喜欢驾驶的高润邦,对自己的那台步战车真是“又爱又恨”。转型之初,由于操作不熟练,行进中的步战车很容易“脱带”。他常和战友们抬着几百公斤重的履带,一遍遍地拆解、连接。

  每天训练完,高润邦都要拿着水桶和抹布,钻进幽暗闷热的车体内部。手中的抹布擦过车内地板,上面滴滴答答的印记,混合着车内滴落的液体和他身上淋漓的汗水。

  后来,高润邦驾驶步战车,和编队一同从登陆舰上开赴海滩,那如潮水奔涌而来的浩荡气势令他热血沸腾。

  曾经,驾驶座椅前数十种不同颜色的按键,一度让高润邦手忙脚乱。为了熟练掌握操作要领、快速生成战斗能力,每天深夜,他和车长一同学习知识、苦练技术。现在,高润邦的指尖起了一层薄薄的茧,那些按钮他闭着眼就可以操作。

  和高润邦一样,如今战车上车长、炮长、驾驶员三大专业乘员和蓄势待发的载员们,已经实现了从身体到头脑的“全副武装”。

  又一次抢滩登陆演练,高润邦和战友们默契协同配合,出色完成任务。他想象着,有一天自己驾驶步战车在海滩上漂移庆祝胜利的情景。

  正是因为先辈们为争取胜利而不畏牺牲、敢打敢拼,才有了眼前这麦浪翻涌的景象。

  眺望着眼前这片希望的田野,连长陈鑫常常一边复盘当年那场战斗,一边问自己:倘若今天我们去打这一仗,还能赢吗?面对今天的改革转型,“红四连”还能一如既往地军事过硬吗?

  今年海训,新兵李华第一次见到大海。刚俯身下去,一个浪打过来,他猛地呛了几口水,感觉海水很咸、很涩。看着别人一下子游远了,李华心里很急。

  当晚,连队宿营在当地一所小学。月光如水,操场的老树下,指导员陈思宇组织大家讲连队故事。其中,班长李俊逸“疯了”的故事让李华深受感动。

  一次武装五公里越野考核,突然低烧的李俊逸仍拼命坚持。挺到终点那一刻,他晕了过去。醒来后,他像疯了一样“抱着连旗号啕大哭”。

  李俊逸是在“红四连”成长起来的老兵,经历过习主席授称时的光荣,也体会过连队转型时的不易。

  对这支英雄连队的精神内核,李俊逸有着自己的感悟——无论是夜袭阳明堡那种迎难而上、敢打敢拼的精神,还是坚守杀牛坪、血战西方山的英勇顽强,都早已深深铭刻在连队每名官兵的骨子里。

  “有些东西,已经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李俊逸说,“连史馆挂满的锦旗上面,‘以一胜百’‘人人英勇 个个顽强’的大字,每一笔每一画,都是用鲜血写下的。”

  那晚,在潮湿闷热的海边,李华久久未眠。第二天下海,李华“顾不上许多,只管往前游”。迈开腿往岸上冲的那一刻,他紧握手中的枪,自豪极了。

  “‘红四连’充满一种朝气。”李华说,“任何一个有血性、有干劲的人都喜欢在这个连队待下去。”

  8月上旬,年度海训结束。持续的烈日曝晒,每个人的后背都脱了几层皮,绽放起象征着刚毅和拼搏的“光荣花”。

  “向胜利冲锋,永不退却!”从阳明堡这个精神地标出发,跨越时代的艰难险阻,一代代“红四连”官兵将这样一句话铭记在心。(卫雨檬 赵欣)

  连续奋战三天三夜,喉咙沙哑,坐着就能睡着,但是听到有人喊救命,马上就往前冲;险情发生,跳下水去,用身体筑起围堰;水流湍急,冲锋舟无法靠近救援,用绳子一头绑住自己,将另一头递给受困群众……他们是民兵。在抗洪抢险中,大堤上处处都有他们的身影…【详细】

  “当危险来临,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为祖国而跳动。”从四川科技职业学院入伍的“90后”女兵袁远,曾任西藏军区首个女子战炮班班长。如今,像袁远一样有理想、有追求、有担当的大学生士兵越来越多。建设一流军队,需要一流士兵。2009…【详细】